杨漾

你是个一无是处的人

你是个一无是处的人,是的,我的确如此。

我还是个无能的人,不仅如此,愚蠢、固执、虚伪、心地很坏。我的内心之中并无慈悲,每每面对佛祖,无地自容。是的,就连自己也为自己感到羞愧,羞愧难当,这般,实在可笑。

是的,二十四年啼笑皆非的人生,此刻我双手颤抖,终于觉察出命运的讽刺。是的,一直以来,一步一步的错,看错、想错、做错,我竟没怀疑过,都是自己的错。是的,我高估了自己,何为才华、天分,何为与众不同,不过是沉迷的戏子,自欺欺人罢了。

是的,我看到自己一身华美翩翩降落于人世间,所有的情节都是美的、深刻、荡气回肠,这故事有别于普通俗人,爱上的不过是这样一个人,却说成“竟是那样的一个人”。

是的,不止是感情出了错,我的整个生活破绽百出,我演不下去了,所有与真实相违背的,所有与现实有差距的,即便是虚假的快乐,都使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重得使我不惜一切寻求逃离。

是的,我渴望逃离,假如可以脱胎换骨、从头再来,多好,又或者时间倒退,然而一切却没有改变。是的,我又在痴心妄想了,怎奈久久难忘,难忘那一往而深的情,难忘自负下的快感,难忘盲目中的别有一番滋味,多么恬不知耻。

是的,我就这么无可救药了,人前装成一种潇洒,同轻浮的人说慎重,同沉稳的人谈恣意,明明没有区别的事,却硬要计较,明明黑白分明,却执意混为一谈。

是的,我很虚伪。说到这,我忍不住又要自圆其说,就好比我左手拿着矛,右手持盾,半边身各有一个我,他们互相争执、对抗、伤害,这难以调和的矛盾之间,是颗在滴血的心,艰难地支撑伤痕累累的躯体。

是的,痛苦已然再无法避免,若白天努力地装作落落大方,夜深人静痛苦便成倍的来。在这所有刻意摧毁自己的言语背后,是激励鞭笞的初衷,是太过渴望的重生。

是的,我此刻一无是处,甚至自怨自艾,但我无所畏惧,这世间最有力量的往往是绝地反击。

评论
热度(13)
  1. 辛道友杨漾 转载了此文字

杨漾

只是纪录

© 杨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